黑寡妇电影的彩蛋好谜…

她们好像都理所当然以为是鹰眼害死她 

实际他倆为了拿灵魂宝石抢着跳崖

也不知道复仇者们对外是怎么宣传的 

怎么就成了鹰眼害死的了 

黑寡妇为了自己有更正面的形象设计出场动作

在妹妹眼里也只是封面明星般的装腔作势

感觉不管他们拯救世界多少次

那些人就是完全不相信复仇者能有什么高尚情操 

根本不觉得他们会为世界和队友牺牲自己 

觉得他们只会杀队友保命🤪


【致郁向|短篇一发完】一切皆有定数

if线:假设闪真的杀了萨维塔

虽然是闪萨的故事,但没有那种恋爱成分

黑暗致郁,慎!

------------------------------

“成为神后,你都想做些什么呢?”冰霜杀手有些期待得看着她的盟友,“比如救下泰坦尼克的沉船?阻止粒子加速器爆炸?你说的,每一分,每一秒,神会带走那些痛苦,你会永恒得统治所有时间。”


“是的,你绝对会期待它的到来,直到时间尽头。”萨维塔给出他的诺言,神应允她,“就像所有故事里主人翁应有的结局一样,你可以和你想要的人永远在一起。”


“没有苦难,”冰霜仰头闭上眼睛,想象着未来,开始祈祷,冰滴从脸颊上滑落下来,“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


萨维塔为她擦掉那些眼泪,拥抱她。


「神必拭去他们眼上的一切泪痕,以后再也没有死亡,再也没有悲伤,没有哀号,没有苦楚,因为先前的都已过去了」


“我懂了!我明白了!原来一切早有定数!杀了我,你就成为我。”萨维塔跪在地上,狂热得看向他的半身,望着那具发出红光的盔甲,那根朝着他的尖刺,如今他终于发现了事实的真相!他不再惧怕毁灭和消失了,因为他将以另一种形式永存, 他期待着那只震动的手掌钻入自己的心窝,“来啊!来啊!杀了我!变成我!”


巴里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邪恶的分支,它是如此的破碎,令人厌倦,它无法被修复 ,只能被抹去,他无法再尝试拯救它,拯救自己,也许他可以尝试欺骗自己,交由时间来审判这恶徒,让他的双手不染血腥,但是,他希望这样结束,承担起这份恶果,承担起他一直以来应付的责任,给它一点解脱,不需要过多言语,那根尖锐的爪刃快速得切进对方的胸腔,希望就此了结,能少一点疼痛,因为他知道在极速者的体感中即使是最迅捷的死亡方式,那会有多长,会有多痛,但是萨维塔死死握住爪刃末端,狂笑着让他也铭记这一刻:“你再也摆脱不了我了,巴里艾伦,你永远不能!”然后闪电侠木然地抽出手掌,任由萨维塔倒下去。


他越界了,为了他自己,自私令他违反原则,萨维塔确实是特殊的不是吗?巴里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他需要杀死另一个自己来平息心中的那些不安跳动的火焰,现在看啊,它们确实熄灭了,他冷眼看着来迟的悖论带走萨维塔的身体,他原以为会感 到空虚,就像是会有一部分自己也跟着离开,但是没有,他知道萨维塔说的没错, 似乎它确实还在他身体里,对命运的怒火叫嚣着毁灭。


巴里在所有人震惊惧怕的目光里走出盔甲,他看上去一切还好,还是那个闪电侠, 他是为了救下乔,救下艾瑞斯,救下萨维塔在临死前宣告要杀死的人们,才不得已制裁了它。度过了最开始的那段,他们并不觉得他杀死了一个真正的人,他们自己说服自己巴里这么做没问题,巴里从他们的眼睛里能够读到:你只是把一个本就不属于这条时间线的魔鬼驱逐了出去。


杰伊·加里克似乎看出了什么,他拍了拍巴里,一言不发,那好像是安慰,又或者是某种沉默的宣判,然后他离开了,没人再见过他。


“我说过我会活下来的。”没有人看到,萨维塔就站在那里。


“不……你死了。”巴里在脑子里和那幽灵对话。


「他的爱,他的嫉妒,早就消失了。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永不在有份了。」


萨维塔指指他的心口:“你知道我还在,我还你在心里。


巴里觉得自己彻底被分裂成两半,头痛日益加剧,似乎身体无法承受两个对立灵魂的交战,在面对所有的邪恶反派时,萨维塔就趴在他的耳边嘶嘶吐信:“你在怕什么呢?巴里?既然你连自己敢都杀,他们又算得了什么?”


“从我脑子里滚出去!”巴里在心中喊道,“这不是我真正的想法!”


“你得诚实点,”那个黑暗面的灵魂笑了,牵拉起那些伤痕,萨维塔在他身边飘了半圈,“是你让我住进来的,还记得吗?”


巴里确信中城大学的历史学教授克利福德·迪沃就是思考者,就是萨维塔曾经提到过的那个“迪沃”,可是没有人相信他,但是那是一种感应,冥冥中的直觉,因为当他们拜访迪沃的第一天,萨维塔就站在那个纯良的老好人的轮椅背后,戳着思考者的脑袋指认了他。


在巴里和团队起争执的那会儿,萨维塔盘踞在他的脑子里吃着爆米花,兴致勃勃得观看这场真人秀:“对啊!当然了!他就是迪沃!你在等什么呢闪电侠?等他证明了自己?杀掉了更多人?然后你才姗姗来迟得出现,去做个伟岸的英雄?你不会想这样的,巴里,你不会想这样,你害怕看到更多的尸体,即使它只是素未谋面。说出来吧……你的真实想法……”


“我该在一切都没发生前杀了他。”巴里被栖息在他大脑里毒蛇扼住了,他无声地喃喃着,可怕的是,他知道那是真的,只要迪沃还存在,他们会牺牲更多人,他很可能会错过拯救那些人的机会,而他会悲泣懊悔自己在过去白白放弃。


“这就对了,巴里,这就对了。你要往好处看,没人理解你,没人相信你,你只是提前把坏事都解决了,我知道你是对的。”爆米花不见了,萨维塔反躺着,浮在他背后,手指摸过巴里的右脸,从下巴到眼皮,“没事的,有我看着你。”


在一个清晨,迪沃的尸体被他的妻子马尔利泽发现,他安详得躺在他的椅子里,在他那些恐怖的计划从未实现的时候回归了神的怀抱,他一尘不染,那些肮脏的背后随之掩埋,永不被人所知。尸检报告表示这位教授的体表没有任何损伤,他是死于内脏器官破裂引起的内出血。马尔利泽控告巴里艾伦就是凶手,而他就是闪电侠, 没人相信她荒唐的演讲,她只是个悲伤过度的疯子。


但是其他人,那些知道闪电侠真实身份的人,他们会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巴里强烈地怀疑过迪沃,他受不了别人的置疑,在妄想中杀死了一个善良的教授,一个好丈夫,中城的好市民。


“我没做错什么。”巴里在管道监狱里面对他们,他被伙伴们关起来,因为他固执又无可救药。


萨维塔把他抓得更紧了,用额头贴向他,语气中仿佛有一些怜悯:“你不用执着于这些世俗的情感,他们理解不了你,理解不了这是多伟大的壮举,你不一样,你不必配合他们生活,为他们抛弃你而哭泣。”


一位极速者的时间应该是怎样的?他们游戏在数不清的时间线上,出现在各个结点 ,在所有人都静止的世界上极乐狂欢,没有罪恶能滋生在这种条件之下,它们保有绝对的永恒,没有贪婪,没有痛苦,没有悲伤。


“你可以抚摸他们。”萨维塔蛊惑着,他们热衷于皮肤的碰触,那要追溯到他们悲伤的童年,“想象所有人都属于你,都爱戴你,而且永远没有新的死亡,没有新的分别,你爱的人,你想保护的人……我们都属于你,巴里。”他亲吻了巴里的眼角 ,最后一滴泪水从那里消失。


“我该怎么做?”巴里向往着萨维塔描绘的新生活,他堕落得更深了,“我还被困在管道监狱里。”


“你知道的,闪电时间,”电流、波、粒子,任何什么,它们不是一直延续的,闪电时间能够停顿住它们,在时间静止的空隙中,管道监狱也就无效了,“这个小小的牢笼从来就关不住你。”


巴里在一片宁静中穿出牢门,他彻底沉沦,心甘情愿降服于神的统治。他看到人们正停止在激烈的争吵中,闪电侠小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巴里本应该为此感到恐慌,随之意识到自己有多疯狂,但是那些都不会发生,他抱着他们每一个人,只有爱。


“你就是我,巴里,”萨维塔微笑着从空中看向舞台,“我们再也没有痛苦了,这就是我承诺要给予你的礼物。”


他们将永恒生活在神创造的国度之中。

【萨闪萨】神对你另有安排(三)

发布了长文章:【萨闪萨】神对你另有安排(三)

点击查看

【闪萨】疯人院或是理想乡1-3

为了填充tag从SY搬过来,一样是没有写完并且有点傻里傻气的文,但是俗话说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对吧?所以也先搬过来好了~~

主闪萨,注意有少量逆闪萨和逆闪闪提及,无法接受请及时避雷!

(一) 

   这是一个考验,巴里。


  这是对你的考验。


  有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环绕,他记不得那是谁了。


  那不重要,巴里挥去那道声音,他又被困在重复的梦境里了,自从萨维塔预告 了艾瑞斯的死亡,他每天晚上都会做同样的噩梦,艾瑞斯一样睡不好觉,但是他不 能把自己的焦虑感再带给她了。


  日历提醒着他,流逝的时间在每天每夜压迫巴里的神经,他只好在脑袋挨到枕 头之后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在梦里尖叫。


  他再一次站在街道上,这一次一切有所不同,他有了准备,知道了萨维塔是谁 ,从未来得知了封印怪物的关键,提前制造出了神速力火箭筒。


  这是重大的进步,巴里几乎有了一丝似曾相识的现实感,他脚踏实地,对未来 有了信心,然而梦想随即破灭了。


  “我终于可以摆脱你了,你输了。”神速力火箭筒失效了,闪电侠失去了他最 后的倚仗,萨维塔弹出手上的尖刺,“欢迎来到你的地狱,巴里。”


  “不,别这么做……别这么做……”巴里祈求着,可是奇迹不会出现的,他想 嘶喊和尖叫,他不够快,眼泪最终模糊了那个血淋淋的画面,尖锐的利爪从艾瑞斯 胸前扎出来……他的挚爱被萨维塔残忍杀害,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从此定格。


  拜托了,千万要是一场梦,是他穿越到了未来看到的景象,要么就是西斯科又 带着他震波了,因为这不是真的,不该是真的。


  冷汗湿透了他的衣服,巴里盯着纯白色的天花板,一时间不知道身在何处。


  “嗨,巴里,你还好吗?你还记得我是谁吗?”艾瑞斯的声音宛如天籁。巴里 终于从梦魇里走出来,他眨了眨眼,视线摇晃着找到了她——他还不是很清醒,就 像宿醉或者嗑嗨了药,当他的绿眼睛终于像相机一样聚焦,她看起来很明媚,在他 眼里散发着柔光。


  “艾瑞斯。”巴里艰涩得叫着她的名字,感觉很奇怪,因为艾瑞斯鼓励似得笑 了笑,仿佛他不该记得她的名字,“我好怕失去你,我生病了吗?这里是医院吗? 可我为什么不在实验室治疗?极速者的DNA会暴露很多问题……而且我不能浪费时间 了,我必须得想办法打败萨维塔,从他手里救下你。”


  “哦,巴里……”她为难得看着他,充满了同情,那不是艾瑞斯看他的眼神。


  “所以在你的任意一个幻想里,我都是穷凶极恶的坏蛋对吗?看来我们每周一 次的探望都让你都开始编造出新剧情了。”房间里的另一个人说话了,如果不是巴 里没有张开嘴,他会以为这是从自己的声带里发出来的声音。


  巴里猛然偏头,看到他的床边坐了一个被忽视至今的人——萨维塔好整以暇地 坐在那里,他穿着浅灰色呢大衣,里面是黑色的线衫,整个人很休闲,手指翻动着 一本旧了的儿童画册,封面是巴里小时候最爱的《小慈母龙》,那是他和诺拉的美 好回忆,神速力曾带领他重温了这些,他依然会背诵里面的每一句诗歌。当看到巴 里对他怒目而视的时候,萨维塔投降似得放下了书:“我不会和你抢东西的。”


  “艾瑞斯,艾瑞斯,躲到我身后来。他想伤害你,我不会让他这么做的。”巴 里几乎想从床上弹跳起来,他虚弱不堪,神速力了违背他的意志,超级速度没有流 淌在他的血管里,闪电没有给予他力量,他只是勉力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还挂 着点滴,巴里把针头从手背上扯了下来,艾瑞斯被吓坏了,萨维塔把她护在身后, 艾瑞斯的手不安地搭在萨维塔的手臂上,萨维塔安抚性得捏了捏她的指尖,随即巴 里在难以置信中看到了她戴在中指上的订婚戒指,奇怪的是,戒指的款式不对,那 不是他送的那枚,“你做了什么?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巴里,你只见过艾瑞斯几次面,还是我将我们的恋爱故事告诉你,我很遗憾 要让你一个人待在这里,或许你不能参加我的婚礼了,但是我只想让你明白,我们 真的爱你 ,我只想让你好过一点。”萨维塔显得很诚恳,但是巴里死也不会相信他 的。


  “别相信他,艾瑞斯!我才是你爱的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经历艰辛才走到 一起。而这个家伙,在过去几个月里,他都在筹谋怎么杀死你?他说的都是谎言, 他只想取代我的人生,好肆意玩弄我们,他想看我们痛苦!”巴里大声吼叫,额边 青筋暴起,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看起来他会拼命爬下床,然后把拳头揍到萨维 塔的脸上。


  “就非要毁了宝贵的探视时间是吗?或许应该让他们用束缚带的,你总也控制 不好自己的暴力倾向。我只是不想让你在家庭会面里显得这么悲惨,巴里,爸爸和 妈妈会伤心的。”萨维塔遗憾得看着他,“我不会再带艾瑞斯过来了,今天是重要 的一天,我们原本只是想确保大家都在一起。”


  “爸爸和妈妈?”诺拉艾伦死于逆闪电的刀下,而亨利艾伦也命丧zoom之手, 这是他们都知道的事,“今天是什么日子?”


  “是我和艾瑞斯的订婚日。也是你的生日,我们的生日。”萨维塔语出惊人, 这时候他们的父母,活生生的亨利和诺拉从门口走了进来,他们看起来很恩爱,很 幸福,亨利手上拿着一个被分割好的蛋糕,没有蜡烛。


  “他们不允许在房间里切,很遗憾,但只能这样了。”亨利把蛋糕暂时交给他 的另一位双胞胎儿子,无视巴里掉落在地上的针头,去拥抱他,在巴里脸上亲了亲 ,“我的小拳击手,我好想你。”


  诺拉牵起萨维塔的另一只手,安静地看着他们一会儿,然后上去给巴里擦了擦 眼泪,还有汗津津的额头:“巴里,甜心,我真希望我们一家人每一天都在一起。 ”


  “是的,我也是。”巴里贪恋得呼吸着。


  现在他确信有人又更改了时间线了。


(二) 


  巴里暂时忘掉一切,专心享受他现在拥有的,听着爸妈谈论他们这一周以来发 生的趣事,艾瑞斯不时会发表一些看法,她的加入让气氛更加活跃了,萨维塔很少 说自己,大多数时间他都像巴里一样倾听,但是脸上挂着笑容,不同于巴里见过的 那种狞笑,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脸,他们就像真正的一家人。巴里看得出亨利和 诺拉竭力想让他感觉到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在说完烤薄饼和棒球比赛以后,诺拉 说起自己在高中的工作经历,巴里咧开嘴:“妈妈,你现在是老师了吗?”


  “已经很久了,巴里,和孩子们在一起让我很开心。”诺拉拉住巴里的手,端 详他,想把错过的都记在心里,美好时间都结束得很快,探视时间要结束了。


  “你们能把我接回家吗?”巴里看着他们的神情,意识到他们要离开了,他抬 起头问,看上去懵懂无辜,像一只迷路的小羔羊。


  “我们现在还不能接你回去,等你再好一点,孩子。”亨利看起来很难过。


  “为什么?我好了,我没事。不要把我丢下。”


  诺拉心都碎了:“这一天很快就会来的,巴里,我们保证。”

  

  他们一个接一个离开病房,等到萨维塔的时候,巴里叫住了他:“能和你单独 聊几句吗?”


  萨维塔让艾瑞斯跟父母先回去,又重新走回床前:“别费力了巴里,上一次你 装得比现在要好,结果你在回家的第一天,就用剪刀扎我的肩膀,那伤痕现在还在  。”


  “不,那是你对我做过的!用你的尖爪。想一想,萨维塔,既然我还记得,你 也不该忘。”巴里指了指自己曾经受伤的位置,引起萨维塔的嗤笑,他有一瞬间怀 疑过是萨维塔对时间线动了手脚,然后又立马否定了它,如果萨维塔可以这么做,  他一定早就这样做了,“我是闪电侠,你自称是速度之神,你是我的时间残余,未 来的我分化出你,你一直想要报复我。”


  这听起来更像疯言疯语了。


  “你根本一点伤也没有,别拿你的被害妄想来指责我。”萨维塔看上去和在人 前很不一样,他在父母和未婚妻前面还有一点克制,但是当只有他和巴里两个人的 时候,他很愤怒,用非常厌恶的眼神看着巴里,“我该记得什么?我对你的超级英 雄幻想故事没有一点兴趣。”


  “那你脸上的伤呢?它是从哪里来的?”巴里企图找出点破绽。


    “我以为你唯独不该忘了这个,”萨维塔皱起眉头,他又想起了小时候的那场 大火,亨利有一个急诊病人,而诺拉只是打算出门一小时,留下了双胞胎在家,他 们在完成一副美丽的拼图,本来一切都该平安无事,但是坏人潜入进来,殴打折磨 了两个男孩,拿走值钱的东西,最后一把火点燃了他们的房子,有邻居报了警,抢 先冲进火场的警察先抱走了巴里……萨维塔逐渐感到那些瘢痕又开始灼痛起来,火 舌舔着他的皮肤和眼睛,他因为缺氧而神志不清,看着散落一地掉在血迹里的拼图 ,人们先救了巴里再来救他,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被放弃了,“为什么事实对你来 说就这么难以接受?我们11岁的时候差一点被谋杀,家里起火了,我得到了这个,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你本来应该感谢乔——艾瑞斯的爸爸,是他救了你。”


    可是‘他’辜负了这份馈赠,反而过得更糟,巴里听出了萨维塔的言外之音。


   萨维塔呼吸着放松自己平息那种愤怒,明白正常人不该和他脑子有问题的兄弟谈 论过于现实的话题: “别担心,即使我跟艾瑞斯结婚了,你也不会是一个人,我还 是会经常来看你。 ”他准备走了。


    “如果你是真的时间残余,你就应该有两套记忆,一套是我的,因为你是未来 的我,我在过去的每一次改变都会影响你!“巴里对他的背影喊,如果连这也不能 动摇萨维塔,就真的没有什么能证实闪电侠的故事发生过了,” 好好想想,就算我 们是双胞胎,我们难道没有心灵感应什么的吗?”


    萨维塔的脚步微不可查得停顿了一下,头也不回得走出了病房。


    直到一周后,巴里才彻底从这整件事情里缓过劲来,在这期间,他恢复到可以 行走,照顾他的护工是朱利安:“你弟弟马上会来看你,求你别表现得像是我们在 虐待你好吗?你大概真不在意我被投诉多少次了。好吧……医生说你今天可以出门 ,能和大家一起看看电视,当然你还是可以安静地待在房间里 。”


    凭什么安静地待在房间而不是上演逃离疯人院呢?


    在这一周的时间,巴里几乎费尽了口舌,最终得到的结论就是他没法向任何人 证明自己没有发疯,他还被判定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和妄想症,他甚至不被允许打任 何一个电话,而现在,巴里穿着宽大的病服冲出房门。


    “闪电侠,需要我们的帮助吗?”一把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巴里朝边上看去  ,寒冷队长和热浪出现在闪电侠的视线里。


     “当然了,我就知道肯定还有谁记得现实!”巴里简直惊喜坏了,假如传奇们 发现了这一异常赶来修正历史,就再好不过了,“你们能帮我离开这吗?”


      “为你效劳。”史纳特的脸上露出坏笑,他举起冷冻枪,米克也同时举起火 焰喷射器,“让我们开路吧!”


      “等等,会不会太夸张了?他们都只是些普通人!”巴里正要阻止他们,冷 冻枪里已经射出了一大串五颜六色的肥皂泡泡,紧接着火焰枪也铺天盖地喷出了一 大堆彩纸礼花,“你们拿的是水枪和拉炮吗?”


    已经有医护人员冲他们跑了过来,史纳特和米克背靠着背持续英勇的把泡泡和 礼花一路打到附近所有人的身上:“快走吧,小红,我们会为你拦住敌人。”


    巴里目瞪口呆得看到好几个人扑倒了他们然后互相扭在了一起,他赶紧脱离人 群向其他地方走去,周围的一切全都荒诞不经,让他不禁怀疑起其实这也并非现实  ,他只是不断地向前、拐弯、再向前。


    这一次他看到了另一位老熟人,对方站在一个小小的讲台上,在黑板上列出公 式,正给下面的病人讲解哥德巴赫猜想。


    “布丁!”原本乖乖坐好的学生们一下子一哄而散,发布丁的时间到了。


    台上的男人朝他唯一驻足的听众挤挤眼:“犯不着去抢,我有别的路数。”随 后一个美丽的金发护士从讲台边经过,偷偷塞给了他四个布丁。


    “我叫哈里,新来的。我知道你,艾伦,你之前被关了三周的禁闭,因为伤人 强制入院,你在这里很出名,”哈里分给巴里两枚布丁,他对护士抛了个媚眼,“  那是苔丝,她是最迷人的那个。”

   

    “哈里……天啊,”巴里只得无奈得消化连哈里也成了精神病患的现实——哪 怕他看起来还挺正常,“谢谢,但我有比吃布丁更重要的事。”


    哈里同时挤开吃掉了两个,用嘴里塞满布丁的声音说:“如果你想找你弟弟, 他在斯旺院长的办公室里。”


    “斯旺?”


(三)


    萨维塔查看着院长室里的那些收藏,古怪的爱好,但每一次他都会被它们吸引 ,他先向往常一样第一眼就看到摆在办公桌上的一架飞船模型,它制作得太精良了 ,不是pvc和树脂材料的,而是采用了某种金属,如果不拿到实验室分析很难判断得 出来 ,可以确定的是,它绝不是常见的合金制品。


    这里还有一整排玻璃展柜,像陈列珠宝一样展示着里面各式各样的面罩和头套  ,明亮的射灯光线打在上面,烘托着气氛,仿佛它们是一段历史的珍贵遗物,有时 候萨维塔会情不自禁觉得自己应该认识它们中的某一些,叫出它们背后的名字。


    然后他转向武器架,有些人喜爱收集精美的武士刀,但是着架子上横着一杆矛  ,它是朗基努斯之枪的1:1完美复刻,萨维塔当然知道真正的“命运之矛”不可能出 现在此,但是它仍旧有一种莫名的魔力。


    “你可以用它许个愿望,谁知道呢?说不定它会帮你实现。”艾尔伯德·斯旺 从后面走近,“我很好奇你会许什么愿。”


    “我早已经过了朝星星和蜡烛许愿的年龄了,”萨维塔笑了起来, 但是他还是 认真犹豫了一会儿,“或许是让巴里恢复正常。”


     “我以为你会许别的愿望,更切身的。”斯旺走得更近了。


     “我想过,但细想一下,其实我已经拥有了很多,”萨维塔拂过矛身,维持着 笑容,“而巴里不是,所以我不介意分享一个愿望给他。而且,医院已经通知我可 以准备手术,我轮到了角膜移植。”


    “我早就说过我可以帮你,我有更好的外科技术,还有人脉。但不得不说,这 对你的确是一个好消息。”斯旺的气息吹在萨维塔的后颈上,他们都熟谙这套暧昧 流程,接下来是什么?他们会交换一个吻?乃至更亲密,然而萨维塔却朝另一侧偏 过头,斯旺放开他,挑了挑眉,然后故作惊讶,“我以为你不在乎婚外情,她对你 来说有那么特殊?”


     “怎么说呢?”萨维塔转过身来,看到斯旺脸上的揶揄神色,他倒不在意被前 任耻笑或是硬要扳回一局,“你们只是性伴侣,是特殊一点的朋友,而艾瑞斯……  艾瑞斯是梦想。”


    “哇哦!”斯旺不得不为这番高论鼓起掌来。


    萨维塔点了点头,接受他的倒彩:“听起来是有点好笑,但是,有时候我会觉 得这一切好得不像真的。”


    “萨维…萨维,”斯旺翘脚坐到他的办公座椅上,把玩着那架精致的飞船模型 ,“你以为这个世界是缸中大脑?艾瑞斯·韦斯特同意嫁给你只是你的幻想?”


     “不仅仅是艾瑞斯,还有巴里……他对我说了一些话, 他说我应该拥有他的 记忆……然后我想到在他袭击我的那一晚,在睡梦中,我看到‘ 我’拿着一把剪刀 走进卧室里,”萨维塔回想起在一家人满心欢喜得接回巴里的那天夜里,他忽然从 另一个视角看到自己躺在床上睡着了,惊醒的时候,巴里就站在床边,举着剪刀, 空洞地看着他,“巴里不是自己刺偏的,我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我,我 躲开了,剪刀才扎中肩膀……可能是我想多了,那就只是一个梦。”


   “咚。”院长室的门被碰了一下。萨维塔和斯旺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看到了门缝 下一闪而过的影子,萨维塔一出来就被巴里拉着跑出了半层楼,直到他们都喘着气 停下脚步。


    萨维塔看到巴里憋红了的脸,猜测他已经在门外站了很久,偷听了自己和斯旺 的谈话内容,他顿时觉得潜藏的阴暗心理正在萌芽,好似赢得了某种胜利:“ 你震 惊什么?你也忘了我们是双性恋?”


    巴里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本来有其他想说的,但他显然要先纠正一些事 :“和 艾瑞斯订婚前你一直和斯旺在一起?你不该对艾瑞斯不忠诚!而且…… 不能是那个 斯旺!?他杀了妈妈!”


    萨维塔捂住额头:“妈妈活得好好的,谢谢!再说得了吧,我又没有正式结婚  。”


    巴里觉得自己随时濒临崩溃了,从没那么火冒三丈,他朝萨维塔怒吼:“这也 不是你背着未婚妻在外面乱搞的理由!”


    萨维塔同样还以颜色:“这时候你又承认她是‘我’的未婚妻了?巴里,我才 是我们当中‘正常’的那个,你没资格对我的生活指指点点!”


    眼看争吵于事无补,巴里努力让自己的血压降下来,他踱着步,深呼吸:“你 得听我说,都是斯旺干的,他是逆闪电,自称是闪电侠一切的相反面,在原本的时 间线里,他杀害了妈妈,只为了不让我成为闪电侠,他完全有可能为了击垮我再次 这样做——改变历史。你开门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展柜,里面有奥利弗的眼罩!他 是绿箭侠,他是守护星城的英雄!这一次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些都是他的阴谋!再 说你真的能看到我的记忆不是吗?我没有刺伤你,我也没有疯,或者我没有那些记 忆,我的记忆从另外一条时间线上被覆盖过来,这么说你能明白吗?我们得一起对 抗斯旺!这是唯 一的办法!”


    萨维塔看得出巴里有多认真,有多急切想让他相信:“巴里,你真的疯得很彻 底。”


    巴里一把扯住了萨维塔的领口:“拜托!好好想想!一定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一定能注意到,你一定能想起来!”


    “该回去啦,巴里。”就在巴里还要继续争辩的时候,这里的动静已经引来了 不少人,巴里迅速被两个护工死死固定,有位护士眼疾手快得在他脖子上推入了镇 定剂。


     “凯特琳,镇静剂对我不管……”巴里瞥到那个护士,本想说这对闪电侠不会 管用,然而没说完,就立即想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神速力等于普通人。

  

     巴里还不到两秒就倒了下去。


     凯特琳摊摊手:“见效一级快。”

【萨闪萨】神对你另有安排(二)

发布了长文章:【萨闪萨】神对你另有安排(二)

点击查看

【萨闪萨】神对你另有安排(一)

发布了长文章:【萨闪萨】神对你另有安排(一)

点击查看

蓝海平2012

我最近突然意识到,写文不在于我想不想被人看到,而在于能不能让他被更多人看到